第51章血玺(1 / 1)

帅哥美女才能记住本站域名哦,www.gn62.com

狠人女帝的话,让血玺都傻了眼。

好家伙,死后的尸骨都被征用了,不问而取是为盗,简直岂有此理。

血玺气极反笑,“我在青铜仙殿中留下尸身,未曾直接化道,是存有万一之念想,此后自旧有的躯壳中得来一世新生,倒不曾想,居然被你动用吞天魔功,夺取了其中本源。”

“那今日因果,看来真是前尘注定。”

血玺眸光转冷,有滔滔帝气轰鸣,起落之间,携有磅礴而恐怖的气机,一枚大帝道果,悬于空中,那道果有拳头大小,浑身流淌着灿灿仙气,像是超脱物外。

可狠人女帝杀来,玉掌拍击之下,天为之坠,地为之陷,自女帝身躯中,蜕变出一个新我,斩仙戮神,那是飞仙诀,是狠人女帝专门针对九秘之斗字秘所开创的盖世神术,展现出超越人体极限的攻伐力。

那飞出的新我,来到血玺身前,就见近前时光都似凝固,为狠人女帝而驻足,而后女帝双手掐诀,大道宝瓶显出。

血玺心中震动,身上帝气迸发,有滔滔血光束成玉带,若血色长刀,充满魔性,斩向狠人女帝。

狠人女帝那身躯本就遭创,仙胎未曾圆满,自然要受到反噬。

而此时血玺为此针对性出手,就要让狠人女帝就此饮恨。

那是一种燃血的禁忌法,欲要抽空狠人女帝浑身气血。

可骤然间,血玺施展的禁忌法就沦为平庸,像是路边稚子在施展戏法。

血玺声音嘶哑,带着不可置信之色,“这是万化圣诀,可化尽天下秘法,将一切惊世奇术化为凡俗。”

狠人女帝额骨发光,透过鬼脸面具,绽放出惊天瑞光,洒落过来,化作各种彩霞。

彩霞绚烂成仙刃,有的为龙形,有的为凰形,乱天动地,遇物便斩,触物便杀!

血玺那身躯刹那间就被斩成千万截,而后诸多本源,被大道宝瓶夺去。

待得血玺勉强聚成真身,又有玉手拍来。

如此一来,血玺身躯被打爆多次,到后来再也无法坚持,终究是要消散了。

光阴长河之上,一座青铜仙殿,自其中激荡出的神光,不知绵延出多少万里。

那光芒摇动之下,转动了苍穹,影响了诸多纪元,只不过,光芒再如何璀璨,都有黯淡之时。

周毅眸子中满是震惊之色,万万没有想到会有这样一番惊天变故。

虽然不曾看到全部,可那样一尊强大的人物,在光阴长河中泅渡,本就非同凡响。

“难道对我等有着企图?”

周毅还是很不解,对那等人物而言,有什么东西值得在意的呢?

“就算是仙气,应该也没有多大用处吧?”

周毅垂眸,那有可能是一尊帝啊,若真有可能,何必等到现在?

“那一尊帝生前枯骨还在呢,未曾彻底凋零。”

徐山悠悠说道:“不过奇怪了,若真为帝,那枯骨就算再过千万年,想来都不会腐朽,可眼下来看,那其中精华散失,大半都成灰散尽了。”

徐山说到这里,突然想到狠人女帝,是了,狠人女帝是来过的。

那若是看到有一具帝尸,是不是会有什么想法?夺尽本源,使得自身更进一步生出蜕变,想来狠人女帝是绝不会介意的。

“别说是帝尸了,怕是那仙尸,都未必能坚持多久,不知道现在是不是已经化作骨灰了?”

徐山打了个寒颤,没敢胡乱猜测,这太可怕了。

仙殿之中,血光卷动,蓦地就见可怕的霞光自时间长河下游飞来,它扰动了岁月,带起最为恐怖的杀伐,冲进仙殿中,化作龙形,凰形,直接在仙殿中横冲直撞。

周毅变了脸色,垂眸望见光阴长河上有一座青铜仙殿矗立,在那其中,有一位戴着鬼脸面具的女子,眸光清丽宛若秋水。

“狠人女帝。”

周毅心中一沉,“怎么会?我得罪狠人女帝了?”

可来不及多想,那化出的龙形,凰形尽皆扑杀而来。

“欺人太甚。”

自周毅身上传来一道冷喝声,“狠人女帝,你真要斩尽杀绝不成?”

周毅大惊,而后震怒道:“你是谁?”

圣灵石胎的躯体中,居然还存在着其它生灵,怎不让人心惧?

“嗡!”

就见周毅身前,血光汇聚之后,显化出一位疯癫老者的身影。

“是你。”

怎么可能忘记?就是这疯癫老者,在光阴长河中泅渡,这有可能是一尊帝啊,被一尊帝算计,那还得了?周毅浑身冰冷,这简直是地狱级难度。

真是欲哭无泪,周毅没想通被那疯癫老者针对的原因,要夺这圣灵石胎为躯体?别说笑了,就算是混沌体,对这样的人物而言,都谈不上有太大价值。

世上有诸多玄奇体质,可古来大帝无敌,仰仗的从来就不是体质。

只有无敌的人,哪来无敌的宝体?经文秘法都是虚妄,大帝无敌,自是坚信自身纵横不败。

血玺没有死透,要诈尸,这可不是狠人女帝愿意见到的。

“夺你躯体,自是无用,但你眉心仙气,很是特别,我谈不上借体重生,不过是血光混杂到仙气中,彼此融合为一,待得将来仙气壮大,我兴许能借此归来。”

“这对你无害,我好歹是一尊大帝,怎可能占你小子的躯体?”

周毅脸色发绿,仙气有着隐患,周毅是有想到的,但一尊帝对此有想法,就让周毅很不解了。

不过不是夺取躯体,这让周毅松了口气,而后周毅想到遮天原文中,叶凡就曾温养过青帝心脏,这或许有着类似,青帝要归来,借助叶凡荒古圣体的苦海扎根其中,由此蜕变,那血玺躯体是没了,以一缕血光融合仙气,也不算太奇怪。

血玺出手,将那龙形,凰形尽皆拍死,而后望向狠人女帝,讥笑道:“你自是功参造化,可间隔无穷时光,再强大的力量,都会被削弱,又能奈我何呢?”

对狠人女帝,血玺心中十分忌惮。

“你已斩去我那神祗念,一报还一报,何必要斩尽杀绝?”

“若我那神祗念未死,或能启用留下的后手,可恨,狠人女帝你已坏我大事。”

“你若敢强行出手,扰动时光,那最后的结局,或许与我相似,自古史除名,天地之中,再无你的身影。”

血玺话语中带有一丝幸灾乐祸之色,显然不觉得狠人女帝敢这样肆意妄为。

可见得狠人女帝身上沐浴仙光,有片片飞花舞动,汇成一片花雨。

而后有惊天动地的无匹威能,横亘时光长河,就此杀了过来。

高能文学 gn62.com
最新小说: 我的靠山好几座 大宋剪纸人 人在方寸山,开局猴子走错门 万界楼主:屌丝逆袭 西游:开局七岁女儿打上天庭 我每天获得十万战斗力 全民修仙:我的时间有点多 我是仙尊的小猫咪 我真的不是天符师 从老鼠开始修仙